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志愿者风采 > 我们的团队 > 正文内容

一骑狂人善行全国 李亚军:助学救灾,最难忘是新疆

作者:yalku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5-03-12 浏览次数:


李亚军:一边游历山山水水 一边播撒爱心
“公益旅行”力助单骑狂人撒爱新疆
 
 
姓名:李亚军 1974年生(中国著名旅行家、探险家)
祖籍:湖南省嘉禾县
 
荣誉:2008年获选中国十大民间奥运狂人
      2009年获选中国十大徒步人物
      2010年获选国际市民体育联盟常务理事
      2011年获选中国十佳探险旅行者
 
名词解释:公益旅行
公益旅行又称“义工旅行”,主张旅行者在旅游中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如帮助目的地改善卫生、教育、文化、生态等状况。
 
    
   乡村校园志愿者网讯:  “十年了,我终于走遍了全中国,新疆是我走的最久的,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我对这里的感情也是最深的。”
    3月9日,记者在首府一个公益沙龙上见到参会的李亚军,提起“千里走单骑”,李亚军对记者说,“新疆人淳朴的让人感动”。
    历时10年,行程近20万公里,徒步、骑自行车穿越了中国29个省市自治区,他就是中国著名旅行家、探险家李亚军。
   此时的李亚军刚刚结束了两年多的走遍新疆之旅,目前暂住在首府一家青年旅社,预备休整几日之后出疆。李亚军拥有典型的户外探险旅行者的外貌特征:身形矫健,皮肤黝黑。
   从2004年9月1日至今,现年41岁的李亚军或徒步、或骑行,孤身一人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探访了中国的56个民族,作为“公益旅行”的践行者,他用自己有限的旅行经费资助过全国各地100多个失学儿童和贫困家庭。从2012年至今,他用两年多的时间游遍了新疆的天山南北,于田212地震期间,为了救助受灾群众,他与粉丝互动募集6000余元购买物资,并亲自发放到灾民手中…
  “公益旅行”源于欧美国家,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这一旅行方式,其中既有商务差旅活动较多的白领人士,也有将需要帮助的地方作为目的地的旅行爱好者。以旅行之名,行义工之职。再以义工之职,助需要之人。
 




 
 
 走遍全中国  新疆是最后一站 
 
   李亚军从12岁起就独自在外打拼,吃过很多苦,19岁时在深圳罗湖口岸拥有一家餐厅,那时候,李亚军立下了誓言:30岁的时候拥有宝马、别墅,和喜欢的姑娘在一起。
   直到2004年8月,已经30岁的李亚军眼看那个誓言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拾起了另一个梦想:周游全国。他变卖了所有的财产,骑着单车,拉着约70斤重的包袱踏上了徒步旅行的行程。
   李亚军的第一站是桂林。他曾孤身一人徒步穿越神农架原始森林,悬崖绝壁的长江三峡,中缅边境密支那丛林,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每到一处,李亚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当地政府盖章、收集当地史志等文献资料。他的自行车后面加了一个小拖车,足有3米长,上面装着帐篷、衣物等十几个包。 
   2012年,李亚军的全国之旅进行到了最后一站——新疆。他告诉记者,一直以来他对古代丝绸之路就充满好奇,很想有机会见识一下新疆。2012年6月的一天,他和一个朋友聊天,突然提到过不了多久,新疆就到了瓜果飘香的季节了,好想去那里尝一尝美味又便宜的葡萄和哈密瓜,没想到朋友非常支持他的想法。“可是身上没钱啊,要不你资助点给我呗!”李亚军随口说出一句,没想到朋友当即便汇了5000元给他。
  “原本只是随口说说,看来我要兑现承诺了。”李亚军说,考量再三之后,他决定骑行游历新疆并穿越塔里木。
   两个月后,李亚军把自行车和旅行装备托运到了嘉峪关市,最终从嘉峪关开始骑行入疆。“刚到新疆时候,我感觉新疆和其他省份太不相同了,不是荒滩就是戈壁,就是那种很苍凉的感觉。”李亚军说。
 




 
难忘在新疆的救灾经历
 
   李亚军在新疆的公益之旅源于和田地震,去年2月12日,和田于田县发生了7.3级地震,此时,李亚军正在和田骑行,“我当时感觉就是车晃了一下,头有点晕,我以为只是正常的身体反应。”李亚军说,没过一会,他接到了很多朋友打来的电话,他才知道地震了,7.3级,他当时的感觉就是,应该为受灾地区做些什么,因为在游历途中,他得到过新疆人民的无私的关爱,在高昌故城时,天色渐晚,他在当地人一家小摊上吃饭,女主人问他晚上住哪里,他表示可以搭帐篷住。女主人并不会说汉语,经过别人翻译后,她当即表示可以住她们家,并在门口铺好了铺垫。李亚军说,类似这样,来自陌生人的无私关爱,他在新疆遇到了很多。
   决定救灾之后,李亚军徒步两天到达震中于田灾区。看到灾情,李亚军当即在自己的QQ群里和微博里发“求助帖”,跟网友们互动募集善款,一两天时间,粉丝们为灾区募集了六千多元,其中,他本人就捐赠了千余元,这些善款是他在旅行途中,通过网上发起代购新疆特产而赚来的。
   为了确定救助对象和救助物资,李亚军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乡村校园志愿者发起人亚力坤.奥斯曼,因此此时,亚力坤正和新疆志愿公益救援联盟的志愿者正在灾区参与壹基金救灾物资的发放以及灾情评估工作。
  “真没想到一个湖南小伙会那么有爱心。”亚力坤说,当时,大家合计着,用这些善款为灾区的孩子购置学生用品,灾区学校附近有一个唯一的卖文具的商店,他陪李亚军买了各种本子,钢笔、铅笔、橡皮、笔记本等好多学习用具,以及毛巾、香皂等日用品,用品被分成了120份。
    志愿者玛依然·吾布哈生说,“我们去于田县的志愿者都是维吾尔族,就李亚军一个汉族,可他的性格开朗,脾气随和,善解人意,就像久别重逢了的老朋友和我们又说又笑,融为一体。”玛依然说,李亚军和他们一起来到地震重灾区的阿羌乡学校,兰干乡学校和英巴克乡学校,亲自为孩子们发放爱心礼物,当了5天的志愿者,期间,李亚军和大家同吃同住,对于住宿费,他坚持自掏腰包。 
  “我不是为了探险而探险,为了徒步而徒步,我希望在我路过的每一个地方,能为自己,也为他人做些什么。”李亚军说。



 
对话李亚军:做公益   需要“勺子”精神
 
   1、记者:对于很多人来说,公益旅行看上去洒脱不羁,对普通人来说,拥有梦想和实现梦想有多大差距?你做公益旅行所需要的钱和时间从哪里来?
 
   李亚军:公益旅行很简单啊,举手之劳,想实现就能实现,看你想达到哪个层次了,比方说,你旅行到了一个新地方,把沿途不能降解的垃圾回收到指定的地方,为当地的贫困儿童捐些书籍或者善款等等这些都是,很简单的。
 起先,我就是靠自己那几年打拼的积蓄,但很快就用完了,我就省着用,我是那种对生命质量要求很低的人,只要活着就行,徒步过程中,最困难的时候是走在无人区时没有食物吃,为了生存,我生吃过蛇、野草,甚至还喝过自己的尿液。
 钱和时间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因为钱没了可以挣,我又不是“单位人”,时间多的很。这些年,我一直在帮朋友代购各个旅行地的货品以此维持开销,在新疆,我卖过棉花、红枣、巴达木、核桃、玉石、地毯等等,我卖的东西比淘宝还便宜,有时,只要能挣个10元、20元,我都干,那次为于田捐款,我一个人就捐了两千多元,全是代购当地土特产挣的。
 
 
   2、记者:如今41岁,没有稳定工作,没有女朋友,在国外没有人会把这个人当成异类,在国内则会显得过于异类,如何评价自己?
 
   李亚军:我是一个自然人啊(笑),我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方式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很享受生命在路上的过程,就像我背包上的这几个字“活着就要折腾”,的确,像我这样的人,有人会觉得活在自我的世界里,但我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啊,我没有危害社会、危害他人、每周和父母保持联系经常为父母寄钱,关键是父母也支持我,我还时不时的能帮助到他人,我觉得这个状态很接近我想要的生活。在新疆全境游的这两年时间,我的总行程将近3万公里,在做公益的时候,有人说我是“勺子”,哈哈,意思我懂,我觉得,“勺子”精神还是很需要的,如果人人都那么精明而功利,谁来做哪些只求付出不图回报的傻事?
 
 
   3、记者:对于以前的30岁实现房子、车、姑娘的梦想,现在有没有新的梦想?
 
   李亚军:梦想是不断变化的,游历了十年,我的想法也变了很多,旅途中我经历过黑暗、孤独、野兽,甚至是死亡的旅途,让我学会了在无奈与无助中生存,在绝望与绝境中奋进,在挑战人生极限中享受生与死那一瞬间的快感,当然,我也经历了来自陌生人的感动,这也是我坚持公益旅行的动力所在。
  我的本上有一句孟向东的留言,这位用了6年半的时间环行中国,并撰写140余万字旅行日记《独腿单骑闯中国》的导演这样写着:像你这样的羊已经不多了,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圈养。这话很触动我,我不想当一只被圈养的羊。
 谈及未来,李亚军说,他要去上海过一段稍微安定的生活,去做些和探险徒步相关的事业,并利用休息时间,把这几年来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写成一本书。

 文/  李萍  图/由李亚军 提供

 
亚力坤奥斯曼:我们与 @徒步狂人李亚军 一起在于田地震灾区参与救援工作5天,工作结束了,我们乘车轻松自如离开于田前往和田、再乘飞机回家。徒步狂人李亚军稍作休整,便单骑向民丰方向驶去。
 













 
  2015年3月7日上午,在乌鲁木齐市奥斯曼尼雅餐厅,新疆民间公益能力建设工作坊期间,徒步狂人李亚军与本文作者、晨报记者李萍、乡村校园志愿者负责人 亚力坤·奥斯曼见面,向来宾讲述他2年来在新疆,千里走单骑的传奇经历。



 
                              
 
 
(责任编辑:yalku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