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志愿者风采 > 我们的团队 > 正文内容

卡德尔老爸,真情传递

作者:yalku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4-12-22 浏览次数:
               

 
   爱的使者帕提曼:“做公益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乡村校园志愿者网讯:公益圈里,志愿者们都称帕提曼·阿布都卡德尔为“爱的使者”。今年壹基金温暖包派发活动中,帕提曼是喀什地区接洽联络的负责人之一,乡村校园志愿者喀什站负责人。
   “壹基金”在新疆的温暖包派发活动共分配给喀什538个温暖包。“雪莲志愿者团队共十几人从乌鲁木齐赶来喀什。他们远道而来,费那么大劲来帮助喀什的孩子们,我们喀什人也应该尽自己的一份责任,参与到温暖包的发放活动中,出一份力,表达我们的感激。”帕提曼侃侃而谈,“于是,我联系雪莲志愿者团队说这538个包可以暂存到我的库房里,之后再送到孩子们的家里。”
作为喀什人的帕提曼,2011年5月创建了喀什卡玛力商贸有限公司,从事小型房地产、化妆品、托运等生意。2011年7月,她创立“卡德尔爸爸”慈善机构。每月,她会从公司盈利中抽出一定比例,去帮助孤寡老人和贫困孩子。
 
                          “姐姐你不要走,我想你当我们的老师。”
 
   从11月18日到12月9日壹基金温暖包喀什地区派发的这20天里,帕提曼搁放了公司事务,和雪莲志愿者们跑遍了六个县市:喀什市、疏勒县、巴楚县、叶城县、莎车县、泽普县,行程约两千公里。她车祸重伤刚痊愈三个月,身体很弱,每隔20-30分钟就需躺下休息一阵,可这20天温暖包发放过程中,她常是连着半天都没办法躺下休息。
在莎车县阿瓦提乡诺代村,帕提曼将10个壹基金温暖包一一送到孩子们的家里。阿迪拉是一位9岁女孩,她身子单薄,手脚冰冷,却坚持要把温暖的衣服让给自己的姐姐努尔阿米娜。“她姐姐比阿迪拉大4岁,腰椎变形,走路时身体有点歪,家里很穷,无法正常上学,治病还得两三万元。姐妹俩之间相互真挚的爱,真让我很感动。”帕提曼说。于是,她向温暖包新疆协调人杨军申请给阿迪拉家再安排一个温暖包。不到二十四小时,姐妹俩都穿上了漂亮的衣服。
其实,在这不到24小时的短短时间里,帕提曼却经历了重重波折和情绪起伏。当她向乌鲁木齐负责人申请送多一个温暖包给阿迪拉时,她得到的回复却是:“行,温暖包派发都是有名单的。一个不能多,才一个不会少。”当时帕提曼哭了,“我对他说,我库房里还存有温暖包,我去拿,并自己负责送回来给阿迪拉,好不好?”经过帕提曼的再三恳求,杨军也被感动了,帕提曼终于如愿送给阿迪拉家第二件温暖包。
   “她姐姐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几年前说只需要3万就可以治好,可现在要10万元以上才能痊愈,她家根本没办法担负起这一笔治疗费。我准备和我朋友一同出资帮她治病。”帕提曼说。
在巴楚特殊教育学校,帕提曼和孩子们握手、拥抱,给他们穿上温暖包里的新衣服,并讲故事鼓励他们“必须努力,好好学习,未来做有能力的人。”
在和一名四年级女孩聊天时,帕提曼逗她:“你的袋鼠玩具给我吧?好不好?”女孩听了,说:“我把它给姐姐,但我有一个要求,希望姐姐答应我。”“我当时很好奇她的要求是什么,就说,‘你说说你的要求是什么吧?” 帕提曼回忆着。出乎她意料的是,女孩说:“姐姐你不要走,我想你当我们的老师。”帕提曼说这是她这一个月以来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至今想起内心仍心潮澎湃,“这所学校里的孩子大多都是智障儿童,孩子们多不会写字,也不常说话,可她那天和我说了好多,这真让我感动。这女孩还说,‘妈妈说会来看我的,可都一个多月了也没见到妈妈,她不来抱我,也没有亲过我。’我真想常常和她沟通,常常亲亲她。”帕提曼声音颤抖了。
   巴楚县共分配有40个壹基金温暖包,可帕提曼在实地探访时发现额外有31个孩子需要保暖衣物。她悄悄到服装批发厂里购得棉衣、棉裤、鞋子,自费七千多元给孩子买来保暖衣物。她只和巴楚老师说花了4000多元,因为害怕巴楚学校的老师会心怀愧疚。
   帕提曼语音飞扬,轻快地说:“当时我从三家店里买,原价一百多元的衣服经讨价还价降价为85元,有的店主听说是要送给贫困学生的就十分愿意便宜卖给我。他们都特别善良。其实我觉得,世界上每个人都想做公益的,只是有的人不知道做公益的途径在哪儿。”
帕提曼还说,希望自己能挣更多钱,才有更大的能力去帮助别人。她今年三月以买好了一块地,未来将再买一块,计划将两块地合并起来建一所孤儿院,从而让可爱而可怜的小孩儿过来院里快乐地成长,再也不会感到孤单。
 
                         “我再也没办法尽到孝心了。”
 
    帕提曼还在2011年7月创建了一个慈善机构,名叫“卡德尔爸爸”。“‘卡德尔爸爸’的‘kadeer’, 是‘什么都能’,也是‘万能’的意思,这也是我爸爸的名字。我爸爸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之一,他宁可自己不吃不喝,也让他的子女,也就是我们生活得无忧无虑。”
帕提曼陷入了对已去世父亲的回忆中:“我童年时,我爸爸和我爷爷特别爱帮助邻里亲友。我爸爸是县领导,常带我去探访农民家庭。我受长辈影响,也爱上了做善事。我爸爸阿布都·卡德尔、妈妈布瓦吉尓、爷爷吾买尓江·阿吉和奶奶萨尼汗都是特别善良的人,是他们初次让我懂得了关心别人。”
    帕提曼的爸妈共有五个孩子,帕提曼是大姐,她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每当提起父母,帕提曼都会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常梦到我爸妈,每天都想他们。我不停地想,为什么爸妈在世时我没能好好孝敬他们?我甚至连一杯茶都没有倒过给他俩喝喝。”
 “我小时候爸妈特别宠我。现在,他们都已经过世,我再也没办法尽到孝心了。” 帕提曼说,没能好好孝敬双亲是她作为大女儿一生最大的遗憾。为了弥合心中的遗憾,帕提曼帮助过很多孤寡老人,以此寄托自己对爸爸妈妈的思念。“也许这样,我心里才会舒服一点。”
   10月1日国庆节那天,帕提曼来到……社区给贫困孤寡老人送来米面油。“这一天也是我爸爸的生日。”帕提曼说,她清晰地记得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生日和忌日——在这些特殊的日子里,帕提曼无一例外会组织公益活动、帮助贫困的人,以纪念逝世的亲人。
帕提曼还记得:“一位老妈妈说,‘我不希望你给我买东西,我希望你常来看看我,我给你做饭,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是希望你来多陪陪我。’”这位老妈妈有有两个女儿,一个在乌鲁木齐,一个远在克拉玛依,都没办法来看望她,而唯一一个住在喀什的儿子却怎么都不肯来照顾老人。帕提曼喊这位老人为“妈妈”,“因为她曾对我说,她好长时间没听到妈妈这个词了。”
在……社区,帕提曼共帮助了10位老人,其中有1位是汉族人。“这位汉族叔叔快五十岁了。他有脑瘫,说话、走路都不太好。10月1日那天,他和我说着话,说着说着就哭了,之后我们每个人都哭了。”在帕提曼的脑海里,两个月前的场景历历在目,“我只带了一些东西过来,他们就不停地感谢我。能够帮助别人的感觉真的是特别幸福。”
     帕提曼说:“参与了壹基金温暖包在喀什的分发活动之后,我得知有困难的人真是特别特别多。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公益,都要有爱心,将做公益视为和吃饭、睡觉一样习惯性的活动。比如,工作不忙时去和孤寡老人聊聊天,到她们家里搞卫生做饭,这就是简单的公益。” 
                
                         “做善事是我们的责任”
 
   “我们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做善事是我们的责任。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对孤寡老人是精神的慰藉,对自己也是莫大的快乐,还可以以身作则教育子女成为有道德的人。” 帕提曼说。
大学时,她便开始做公益了。2003年,帕提曼的儿子诞生了,如今已经是六年级的小学生,还差一个月就将12岁。“只有当你养育一个孩子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当年自己的父母有多么辛苦。”帕提曼说,“我给儿子穿衣服时,总会想到,那些没有父母的孩子,是否也能和我儿子一样穿得很温暖?”
   如今,帕提曼的儿子也热衷于做公益。他还常对妈妈说:“咱们不要浪费粮食,购物时节省一些钱,就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了。”
“比我善良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他们都在默默地做着善事,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帕提曼的声音渐渐哽咽了,“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给了我无限的自由,一直在支持我,才让我有了今天的这么一点成绩。我确定,公益带给志愿者的礼物,比我们付出的一切还要多得多。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停止公益。”





 

                                                                     文:陈婉婷 摄影:亚力坤·奥斯曼

 
 

(责任编辑:yalku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