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微博语录 > 公益资讯 > 正文内容

“免费午餐”落地新疆背后

作者:admin 来源:新疆经济报 更新日期:2013-01-14 浏览次数:

 

    2012年12月22日,新疆首家获批“免费午餐”学校——吐鲁番市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正式启动免费午餐首期拨款鸡蛋餐,即,每天每人一枚熟鸡蛋的午餐补助。这意味着“免费午餐”项目正式落地新疆。当日,该校34名小学生和6名教职工率先享受到了项目首期拨款的鸡蛋餐。待一个月时间的测试合格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将拨款进行厨房改造、购买厨房设备、购买肉、粮、菜以及支付厨师工资等,百余名师生将享受到持续一年、每人每天3元钱的午餐补助。“免费午餐”,是由邓飞等500多名记者和国内数十家媒体联合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的公益项目。该项目倡议每天捐赠3元为贫困地区学童提供免费午餐。它致力于帮助因家庭贫困而没有钱享受营养午餐的学生,同时呼吁更多爱心企业和人士加入到活动中,通过社会捐助的力量,对一些贫困山区学校简陋的厨房条件予以改善。2011年4月2日正式启动。项目的透明高效赢得了捐赠人的信任,截止到2011年9月短短5个多月募集善款1690余万元,为77所学校的1万多个孩子烹制了免费的午餐。

  一、本土媒体推动“免费午餐”入疆

  2013年1月2日,新年到来后的第二天,记者对都市消费晨报记者李萍进行了采访。申请“免费午餐”入疆,她是前前后后的操办人。

  “免费午餐”到新疆来吧!

  李萍告诉记者,提起“中国西部贫困地区免费午餐计划”(简称“免费午餐”),不能不提《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邓飞。

  2011年2月,邓飞以记者身份参加了天涯社区的一次颁奖晚会,遇到了贵州省黔西县花溪乡沙坝小学的小玉老师,了解到那里的一些孩子中午只能喝凉水、在小卖部买伪劣食品吃的事实。

  想到大山里那些贫苦孩子期盼的眼睛,想到他们求学之路崎岖遥远,却从未放弃过求知渴望,邓飞想为他们做些什么,就和记者同行们联合媒体及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了“免费午餐”计划。

  该项目倡议每天捐赠3元为贫困地区学童提供免费午餐,以帮助因家庭贫困而没有钱享受营养午餐的学生,同时呼吁更多爱心企业和人士加入到活动中,对一些贫困山区学校简陋的厨房条件予以改善。

  2011年4月2日正式启动起来,因为项目的透明高效赢得了捐赠人的信任,截止到2011年9月短短5个多月募集善款1690余万元,为77所学校的1万多个孩子烹制了免费的午餐。短短时间内,“免费午餐”成了热门词汇,在微博上,大量的人在转发“免费午餐”项目的实施情况,还有不少人自发为之捐款。它成了草根慈善的代名词。

  2011年3月,李萍在中山大学访问学习期间,认识了一同访问学习的邓飞,也对“免费午餐”有了理解,当时,她脑海马上浮现出以前采访时遇见的,新疆一些贫困学校的学生午休时只能拿冷馕充饥的镜头,就萌发了为新疆孩子申请“免费午餐”的念头。

  三个半月的学习结束,李萍回到都市消费晨报,把想法向报社领导进行了汇报,获得了报社领导的大力支持。

  2011年11月,都市消费晨报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联合在新疆启动了“免费午餐”计划,同时在全疆招募志愿者。活动启动后,得到“新疆乡村校园志愿者”、“新疆星火志愿者”、“新疆天鹰记者联盟”的大力支持,并且,越来越多的公务员加入到行动中来。

  都市消费晨报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为“免费午餐”主要操办人李萍提供助力,她加快速度落实每一个步骤,当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却依然跟随“新疆乡村校园志愿者”(简称VSV)负责人亚力坤·奥斯曼奔波在各个乡村学校进行考察,几个学校走访下来,最后,他们把吐鲁番市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定为第一个申请“免费午餐”的学校,具体实施地点是该校的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

  李萍难忘第一次和志愿者们到达吐鲁番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的情景,那是2011年12月。她看到,教学点的教室建于1952年,因为年久失修,有两排教室已经成为危房,门锁着,不能使用。孩子们在第一排的两间教室里学习,桌子五花八门,写着各个捐赠单位的名称。

  李萍看到,在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旁边有一所漂亮的幼儿园,当地老师告诉她,有时候,教学点的孩子们也会借用幼儿园的班级上课,或者借用一下幼儿园的床睡觉。幼儿园的孩子不多,可以暂时满足教学点的需求,给予帮助。

  李萍和志愿者们当天就开始收集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有关的资料,中午时分,他们看到孩子们带的午餐基本是馕,特别干,老师烧一壶开水,他们就泡着吃。李萍和孩子们交谈,问他们想吃什么,有的说想吃大盘鸡,有的说想吃拌面,这让李萍下定了要帮帮这里孩子们的决心。

  也许是因为操心劳累过度吧,当晚在吐鲁番的一户人家借住时,李萍发高烧病倒了。

  当时,她烧得连手脚都抖了起来,肚子也跟着翻江倒海的,是摄影记者戴方虎给她弄来了退烧药,她当时好纠结,真害怕吃下去对不起肚子里的宝宝,但当时太晚了,去镇上的医院会把大家折腾得更疲惫,她就吃了药,然后连夜出汗退烧,眼泪也跟着掉下来。她想,如果“免费午餐”的事情不成功,真是连自己的宝宝都对不起。

  漫长的等待

  2011年12月,在吐鲁番市教育局领导和吐鲁番市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负责人的帮助下,李萍整理好了学校简介、学校花名册、免费午餐申请表、预算表、协议书等资料,并把这些资料邮寄给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免费午餐”基金管委会主任肖隆君。   

    2012年12月22日当天,吐鲁番市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的孩子高兴地拿到了自己的清真火腿肠。(兰天翔摄)

    2012年12月22日当天,吐鲁番市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的孩子高兴地剥着鸡蛋。(兰天翔摄) 
“免费午餐”慈善项目走红网络之后,被认为是2011年度民间慈善的一种新模式,寄托了全国人民对在校儿童的爱心。而“免费午餐”如今真正地走到了新疆,来到了我们身边,这背后有都市消费晨报等媒体的勇于担当,也有新闻工作者和公益组织的付出,也为新疆的民间慈善事业探索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李萍的感觉是,这才是开始,我们才打开了一扇窗,以后还会打开一道门,我们必不落后。


    当邮件如长上翅膀飞出去后,她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在此期间,她开始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新疆学校申请“免费午餐”的事情。

    时针指到了2012年年初,关于“免费午餐”的事情还是没有动静,很多关心此事的志愿者都在李萍的微博上问她这事是不是黄了?

  李萍也很着急,她只能给邓飞和肖隆君打电话咨询,才知道这段时间,事情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邓飞告诉她,毕竟“免费午餐”是一个由民间发起的公募行动,在有限的捐款资源内,要顾及到全国十几个省份,耗时是无法避免的,其实,已有人对“免费午餐”拨款效率、执行成本、管理费用等提出不少意见。

  “免费午餐”项目在运作中也发现了越来越多需要更加完善的地方,比如,按照早期的申请流程,申请学校获批之后,可以直接进行厨房改造、午餐的拨款,但运行中,发现一些学校在操作中存在问题,比如,收支公示的跟进不紧凑,资源分配的透明度欠佳等。

  为了改善这个局面,2012年1月至3月,“免费午餐”对执行标准进行了修改,其中,在申请流程加上了鸡蛋餐测试环节,肖隆君进一步解释说,实际上,这是对免费午餐项目进行一个小型的项目保护,把小项目运作成熟了,大项目自然而然就会顺手很多,只有把项目做规范了,财务透明了,才能少被人质疑。

  得知这一消息,李萍明白,这意味着,表格、资料她都需要重新整理。这就像写完的作业要重新按照新的要求做一遍,她一点点核实数据,一遍遍填写,2012年4月,重新把材料寄到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

  李萍又开始了等待,终于,接到了肖隆君的电话。他对新疆的“免费午餐”项目有着别样的感情,他告诉李萍:“我来过新疆,去过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贫困地区,我希望,福利资源也能惠及那里,所以,特别希望这事能顺利办成。”

  电话中,李萍也了解到了为何新疆的“免费午餐”没有动静的另一原因,因为排队申请的学校有很多,其中,大多数是中西部地区,而新疆,递交申请的学校有两家,按照程序,“免费午餐”基金管委会要指派志愿者前去当地进行探访,实地考察学校反映的情况真如材料中所言吗?学校是否符合开餐条件?

  2012年4月底,管委会派出两名志愿者从北京前去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进行探访,他们拍了很多图片回到了北京。李萍不知道志愿者秘密来过新疆的事情,直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志愿者探访的情况和她递交的申请情况不相符,她吓了一跳。

  经过仔细询问,她才知道,其中存在一些误会。因该教学点隔壁有一家幼儿园,孩子们经常在幼儿园的崭新设施玩耍,幼儿园装饰一新,设备齐全,志愿者以为幼儿园和小学有共有或隶属关系,倘若如此,该教学点是不符合资助条件的。

  李萍原本答应当晚向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方面发送一份“情况说明”,但却突然爽约了——比医生预计的生产日期提前了近二十天,5月5日,她躺到了产床上。

  但这时,李萍突然听到放在待产室的电话响个不停,直到顺产生下女儿,电话又一次响起,护士把电话递给李萍,“你电话一直在响,估计是你们家人打来的”,电话那头,是“免费午餐”基金会志愿者刘新,他曾经从北京来到吐鲁番探访过这所学校,李萍没有在电话中袒露自己进了产房的“实情”,只是说,最迟一周内,把材料发过去。

  生完孩子的第三天,她又投入到申请“免费午餐”的工作中,消除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对教学点不符合资助条件的误会。接下来,李萍开始按照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的要求一遍遍修改“免费午餐”的申请资料,尤其是免费午餐的预算表,因每一项预算都要有详细的理由,比如,为什么需要蒸饭机?蒸饭机要什么型号的?哪个厂家的?多少钱?这都需要一一核对精确,琐碎而耗时。

  志愿者和媒体朋友们都被她的精神感动了,纷纷借助微博的传播力量,激起了更多的帮扶贫困儿童的献爱心风潮。

  2012年12月中旬,李萍终于接到消息,说“免费午餐”获批,按照项目的申请流程,获批的受捐学校首先要进行一个月的鸡蛋餐测试环节,受捐方应在微博上公示收、支、资金余额、用餐人数等基本信息,做到收支公开,财务透明,确保每一位受捐者每天能够吃到一枚免费的鸡蛋,待测试合格之后,“免费午餐”将会正式给每名学生和老师一餐补3元钱。

  秘密探访后的误会二、“乡村校园志愿者”的加入

  “爱+餐”为“免费午餐”拾遗补缺

  “免费午餐”计划能落户新疆,“乡村校园志愿者”发起人亚力坤·奥斯曼和他带领的公益团队——“乡村校园志愿者”(简称“VSV”)成员也付出了不少努力。1月4日,亚力坤·奥斯曼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多年前,亚力坤·奥斯曼就配合李萍搞过很多公益活动,这次李萍因为“免费午餐”的事情找到他,他答应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忙。

  “乡村校园志愿者”一年前在新疆发起“爱+餐”微公益项目:为新疆乡村学校的孩子们课间加餐,一般为“一个香肠+一个鸡蛋+一片馕”,项目实施快一年了,此次以拾遗补缺的方式跟进“免费午餐”项目在新疆实施。

  2012年12月22日早晨,由自治区国税局的志愿者兰天翔驾车,他们一行数人带着新疆阿林匹亚食品公司法人代表吾斯曼江·米吉提捐赠的15箱共计750根清真火腿肠赶往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

  车行至乌拉泊路段时突然风雪漫天,能见度不到5米,天地白茫茫一片完全看不清路面,有一瞬间在高速路上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依靠高速路的护栏辨别方向,经过10分钟的挣扎车子终于冲出了风吹雪,当时,他们坐在车里的感觉就像在云端开飞机,打开广播才知道遇到了风吹雪的灾害天气,但这些都没有阻挡他们前行的信心。

  舍不得吃的鸡蛋

  到达吐鲁番,他们又遇到了一个意外,没想到火洲吐鲁番尽被大雪覆盖,听当地人说是60年不遇的大雪和严寒天气,由于路滑,车在转弯时发生了一次侧滑,惊出了他们一身冷汗。

  因为“免费午餐基金会”首批两个月的鸡蛋餐的拨款3888元(其中500元为配套资金)已到位,当日,李萍、亚力坤·奥斯曼、兰天翔等人在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负责人及庄子教学点负责人及志愿者的协助下,拿出基金会下拨的360元善款购买了540个鸡蛋,之后一路继续前行,下午到达了其盖布拉克村。

  孩子们已在那里等待他们,由于不熟悉,孩子们有些紧张和害羞,在煮鸡蛋等待的时间每个孩子做了自我介绍,有些孩子还唱儿歌讲笑话,气氛逐渐活跃起来。

  让李萍和志愿者们难过的是,分发鸡蛋时有些孩子捧在手里舍不得剥皮吃,当他们知道以后每天都有一个鸡蛋时,教室里沸腾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当看到孩子们吃鸡蛋的陶醉表情时,兰天翔感慨:城里的孩子在吃汉堡和肯德基时绝对不会想到,他们平时不爱吃的煮鸡蛋对乡村孩子来说也是很少吃到的美食。他用摄影机给每个孩子都拍下了一张照片。

  亚力坤·奥斯曼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家里煮鸡蛋,他兄妹4人在父母亲的指导下进行敲打鸡蛋PK比赛的情景,就和孩子们玩起这个游戏来,气氛非常温馨。孩子和他们又多了一分亲近。

  义工的支持

  当天的鸡蛋餐测试结束后,吐鲁番方面的“VSV”义工志愿者也于12月23日赶往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给孩子们捐送了启智玩具,还转交了3位新疆财经大学的学生送给孩子们的毛衣。

  同时,“VSV”志愿者们继续转发和“免费午餐”有关的微博,引起了更多的社会关注,石河子大学的学生随后也发起了“微型慈善募捐电影晚会暨免费午餐倡议活动”,一双双关切的眼睛投向了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一双双温暖的手伸向了这里的孩子们。

  亚力坤·奥斯曼说,下一步,他们打算为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搞一个微型电教室,目前正在落实资金。同时,还打算搞个浴室,买个太阳能或者热水器,让孩子们和老师都能洗上澡。

  亚力坤·奥斯曼的名字在维吾尔语里本就是星火的意思,他说:“无论以后的路会怎样,我和伙伴们一定会坚定地走下去,我们相信这些星星之火,在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参与下,一定会发展成燎原之势。”

  李萍说:“在协助"免费午餐"项目在新疆落地、实施、跟进中,如果没有"乡村校园志愿者"强大的义工网络和良好的群众基础,再好的项目只能是镜中花。”
   
    三、“免费午餐”来到吐鲁番

  期盼着“免费午餐”早点到来

  “免费午餐”新疆第一个实施地点选在吐鲁番恰特喀勒乡中心小学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的消息曾让阿合拜·胡吉兴奋不已,他是这个教学点的老师,也是保安,就像清凉油一样,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抹。

  1月5日,在电话里,阿合拜·胡吉告诉记者,为“免费午餐”的事情,他没少操心,在李萍和其他志愿者不方便的时候,他总会帮忙收集材料、并到中心小学盖章,然后邮寄给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会管委会。

  和所有为“免费午餐”入疆操心的人一样,阿合拜·胡吉也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时间久了,一些人失去了信心,纷纷问他这伟大的事情是不是谣言?对此,他也特别着急,恨不得能立即报名参加周立波主持的《中国梦想秀》节目,为孩子们实现梦想。

  阿合拜·胡吉是焦急的,却又只能劝说自己要有蜘蛛般的耐心,一年多来,他都在纠结中度过。

  (本报记者燕红君)

  学习发微博公示收支

  知道发微博公示是“免费午餐”落实后的必要工作后,阿合拜·胡吉请李萍为学校开通了一个微博@吐鲁番其盖布拉克村小学,李萍手把手地教他学会了发微博。最初,他微博上反映的都是一些介绍学校情况、天气情况的内容,后来,内容越来越丰富,有孩子们对“免费午餐”的期待啦,也有对当地一些旅游景点的介绍。

  如果通讯方便,发微博是简单的事情,但在通讯情况不发达的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阿合拜·胡吉发微博只能用两种方式,一是短信方式,他的手机很古老,只能发个短信,有一回,他去乌市办事,专门赶到李萍所在的报社学习发微博,李萍帮他在学校的微博上绑定了“短信发微博模式”,就是把短信编辑好之后,发送到1069009009这个号码上,他发个短信,就相当于别人在电脑上发个微博一样。第二种方法,就是他骑着摩托车,跑到一二十公里之外的中心小学的教师办公室发微博,因为庄子教学点所在的其盖布拉克村,没有互联网接入。他告诉记者:还是在电脑上发微博好,手机那么小,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上去好麻烦。

  “免费午餐”获批后,其盖布拉克村庄子教学点进入蛋餐测试环节,阿合拜·胡吉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每天,他都在微博上及时公开善款的去向,让一切都有据可查,记者在他的微博上看到了多条支出入库公示:

  “2012年12月28日,应到118人,实到117人,一名学生病假,鸡蛋一人一个,香肠半根。今天有个重要的事情,每个学生还分到了刚刚出馕坑的热馕一块,是校长吐尔逊找人专门打的,太开心!”

  “2012年12月29日,应到118人,实到106、缺两名学生。鸡蛋一人一个,香肠半根、馕一人一块、部分学生领到乡村校园志愿者送来的毛衣、糕点、巧克力。” 四、草根慈善在新疆打开一扇窗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免费午餐”基金管委会主任肖隆君在接受李萍采访时曾说过:免费午餐项目学校大多集中在中西部山区,运作已日趋成熟,并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民政部非常重视对新疆贫困学童的援助,吐鲁番的这所学校是新疆第一家正式通过审批的学校,基金会方面将不遗余力地支持该项目的施行,期待它成为新疆“免费午餐”申请学校的示范。

  尽管“免费午餐”已经在新疆成功启动,但李萍依然觉得需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她告诉记者:“"免费午餐"的实施有效期为一年。一年后,还需要继续申请,就像签合同一样。她作为媒体人,会尽力起到桥梁的作用,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让新疆有更多的孩子能吃到"免费午餐"。”

  这一次免费午餐的申请过程中,这些新疆的民间公益组织也积累了一些宝贵的经验,对新疆的草根慈善组织以后的活动提供了发展启示。李萍说,一个好的公益项目必须多方合力、里呼外应、持续跟进才能落地,当然还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抗压能力和甘于奉献的情怀。多方合力就是说,包括媒体、本土公益组织、外地公益组织、政府等相互协作。以免费午餐为例、因“VSV"有强大的义工网络和良好的群众基础,所以才能与免费午餐项目良好对接,因两者的服务宗旨都是:改善中国贫困乡村儿童的福利。价值观一致,免费午餐项目才能在这落实。

  “免费午餐”慈善项目走红网络之后,被认为是2011年度民间慈善的一种新模式,寄托了全国人民对在校儿童的爱心。而“免费午餐”如今真正地走到了新疆,来到了我们身边,这背后有都市消费晨报等媒体的勇于担当,也有新闻工作者和公益组织的付出,也为新疆的民间慈善事业探索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李萍的感觉是,这才是开始,我们才打开了一扇窗,以后还会打开一道门,我们必不落后。 


    引用地址:http://epaper.xjjjb.com/xjjjb/20130111/index.htm  B5版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