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心情故事 > 志愿故事 > 正文内容

李绍周二十二天新疆公益行

作者:yalku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5-02-17 浏览次数:
   乡村校园志愿者网讯:李绍周二十二天新疆公益行开首篇 : 友人吐送江·突然给我打开了一扇窗, 受友人吐送江之邀,来到他的家乡,也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一一新疆。 认识吐送江,是通过朋友老宋介绍的。我们都工作、生活在广州增城市。 那天一见面,他说,老师你就叫我阿江吧。阿江,是个干脆的人。 他是为十岁儿子力达跟我学习书法这件事而来。一开始听到新疆小孩学习中国书法,我心想;不愧是搞创意出身,想法真够‘’潮‘’的。 我们知道,中国书法其实是汉字书法。汉人学习书法都觉得难。新疆儿童想学?只有试试再说。 让我倍感意外的是十岁的力达,几节课下来,用刚学到的几种笔法,在进行组字练习时,其理解力、驾驭笔的能力均超出同龄人。更重要的是,在学习书法过程中,对汉字书法的兴趣,也超过一般汉族儿童。小力达成了我第一个新疆弟子。 与阿江的友谊也在每一次闲聊中逐步加深。聊文化、艺术和教育。奇怪的是我们很少聊到生产、生活和家庭。而且,每次都有他的妻子玛丽亚小鸟依人般的陪伴在身边。 十一月份,阿江邀请我去新疆,参加他与友人合作的公益项目筹划剪彩的事。这时我才知道新疆小伙阿江热衷公益!真让我刮目相看。但是,由于十一月十三日~十八日两岸四地禅文化书画展在东莞会展中心开展,做为艺术总监的我,无法成行。 阿江除了服装、卡通设计之外,还是位诗人,他的文章也常常刊登在新疆有影响的杂志上。他又是位践行多年的公益人士。 十二月十一日上午,在我的邀请下,广东省团委《黄金时代》杂志社程社长及高检《正义网》广东站的总编蒋女士约见了阿江。对阿江多年默默无闻践行公益事业大加赞赏。《正义网》蒋女士计划就阿江事迹为启机,开辟新疆人公益报道栏目。对于阿江筹办全国“心如江”基金公益组织平台之事,程社长及蒋女士表示大力支持!广东省青少年文化促进中心聂艳斌副总经理当场表示联盟加入。 会面结束的当天下午五点多,我和阿江坐上广州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开始了为期二十二天的新疆公益行。二十二天的亲身经历,感受到了来自昆仑山下普通百姓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界高层领导兄弟般的热情款待。我不会忘记,志愿者车队陷入昆仑山下的冰河里,大家在寒风中齐心协力的一幕;我不会忘记,企业人士、@卡德尔老爸 公益机构负责人、志愿者、帕提曼·阿布都卡德尔帮打赤脚穿单鞋的孩子,穿上厚厚的袜子、长靴、衣帽时忍不住泪流满面的情景;我不会忘记,将要离开新疆最后一夜与自治区文化艺术界著名作家、翻译家、各杂志社总编等人的会谈中,自治区文联副主席普拉提·艾孜维拉(维吾尔族,1966年3月出生。现任乌鲁木齐市文联副主席,《天尔塔格》杂志社社长主编,新疆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现场用维吾尔语声情并茂朗诵我的新诗;我不会忘记,不论男女老幼,音乐起处,纷纷象雄鹰展翅舞动双臂踏着明快鼓点的欢乐场面。天山南北,昆仑山下,玉龙河畔,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新疆! 我用饱蘸伊犁河激情的笔,将我所遇见的,象雪山一样纯洁心灵的兄弟姐妹们铭记成册。传递给我身边的亲朋好友。让大家知道中国连接欧亚大陆的新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新疆;那里有中国最早佛教遗址,那里有几千年文化积淀,那里住着纯朴、善良、勤劳、豪爽、智慧的兄弟姐妹。 感谢阿江给我打开了一扇窗,我们却踏进了一道门,认识了许多人,明白了许多事。 太行居士李绍周于2015.1.15.夜于广州

   李绍周二十二天新疆公益行之一 《环球同此凉热》 ‘’环球同此凉热‘’,是毛泽东1935年万里长征途中写的一首《念奴娇.昆仑》词中的最后一句。词中说到;昆仑‘’不要这高,这多雪‘’。可是每当酷暑来临,洪水泛滥时“人或为魚鳖”。不难看出诗人对昆仑的忧怨,且希望将昆仑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艰苦卓绝的日子里,想到的却是全世界同此凉热。多么让人肃然起敬的博大胸怀和崇高的祈愿。 我有幸受邀来到昆仑山下,看到它仍然还是这高,这多雪。看到了许多不计报酬的志愿者活跃在最偏远最需要帮助的地方,为了“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祈愿忘我的工作着。在山村冰冷的教室里,当一个个冰冷的小脚丫穿上厚厚的袜子及长腰桶靴的时候,看着那些孩子们喜极而泣稚嫩脸庞时,我的心也热络起来。 昆仑山,在古代文献《山海经》中就有记载,是神仙住的地方。须经过两道门,一为‘’阆风‘’,一为‘’增城‘’才能够到达。何其妙哉!我与阿江相识在广州增城,我们共同生活、工作在增城。今天,又共同来到他的家乡昆仑山下。真的是冥冥之中的不谋而合,真的见到了许多象仙女般美丽的姑娘,结识了许多高大、健硕、直率、幽默、好客、富有同情心及合作精神的“男神”们。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并没有使他们消沉。满载着欢乐的于阗舞从古代跳至今天。 我这次到新疆,一开始夫人及朋友们对新疆几次恐暴事件而顾虑重重。除此之外,深圳铁汉上市公司及惠州分公司的李总,深圳双林雕塑公司邓总等有约。还有增城青少年宫书法课程,这些都让我左右为难。 然而,阿江的为人以及他默默从事七年的公益事业让我感动。 阿江说,他常常一天睡四小时,余下二十小时是这样安排的,一小时处理公司事务,十九小时用于学习及社会公益活动。他说,挣钱简单,花钱却复杂的多(因为,他除了将盈余的钱,用在最需要救助的地区和学校,须要掌握第一手资料,让物有所值,送到最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手中。所以,颇费周折)。当我听到这些,甚为惊讶。我转过脸望着阿江的妻子马丽亚,她肯定的点点头说;在广州打拚这七年,由于阿江自己会设计、制作,服装生意越做越好。牛仔系列,婚纱系列等新颖别致的服装受到俄罗斯、新疆等国家和地区人们的欢迎。几年来,盈利的资金,用于收养救助那些孤儿、残疾人。帮助他们解决看病、吃饭、上学、就业问题。甚至,几年里有些结婚生子的事也由他们夫妻俩来操办。孩子们也由衷的感激他们的付出。有的把阿江、玛丽亚唤作“爸爸妈妈”的、“哥哥嫂子‘’的。有愿意重返学校学习的,他们全力支持。愿意工作的,培养他们尽快掌握一门技能,有的已经成为旗下生产销售的骨干力量。生意蒸蒸日上,在江西等地拓展的加工企业职工已达500多人。近期,阿江正在落实十万套小学生文具以及三万米布制作学生服装的公益事宜而忙碌着。由于语言上沟通问题,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也正在随时间推移在不断的深入。 随同阿江新疆公益行从乌鲁木齐开始,沿途喀什,克州,阿图什,和田分别与@乡村校园志愿者-亚力坤·奥斯曼,@无花果公益-阿迪力·那的尔,@卡德尔老爸-帕提曼·阿布都卡德尔女士,@新疆十元爱心·喀什-阿力木·阿不拉江,@越野quxe族-帕合提亚尔·马木提,@新疆十元爱心基金-热西丹·卡斯木、@恩特尔公益-阿布来提·阿布都拉等人的公益团队一道,奔走在十几所昆仑山区的小学送温暖活动中。 博大的胸怀,崇高的意愿,没有种族,没有国界,唯有爱,唯有环球同此凉热的信念,鼓舞看着不同岗位的善良的人们汇聚在天山南北,昆仑山下。

   李绍周二十二天新疆公益行 之三 :艾斯卡尔 离开乌鲁木齐飞往喀什是这次新疆公益之行的第二站,到达喀什机场时又是夕阳西下夜色降临时刻。来接站的是位身材魁梧的艾斯卡尔,是阿江“新疆突尔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喀什地区分公司的负责人,理所当然的成了我们的“向导和司机”。艾斯卡尔由于汉语不熟练,几天来我们只能靠肢体语言加分析猜测进行交流。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成为好朋友。老“艾”在驾车奔赴远离市区的乡下时,车子飞驰在空旷的南疆平原上。望着前方的路似乎延伸到了天边。每到人睏马乏之时,艾斯卡尔随着CD歌声,打着响指舞动几下手臂,大家会心一笑,长时间的旅途劳顿则荡然无存。 老“艾”与阿江时常用维语交流工作上的事情。这使我想起在广州的朋友们粤语交流与我无关的话题。恰好此刻留给我自己一些思考时间。朋友之间相遇相识,重再用心。相聚时或静静地品茶,或谈天,或赏画,或谈古论今,无拘无束。什么叫朋友,有事没事凑一块,享受那份清静而没有尴尬才是真正的朋友。    在喀什市最繁华热闹的“大巴扎”老“艾”有一间服装店,在人头拥挤中,他从店里支了些现金出来,直到今天,纵横几千公里数座城市一直再没有回过店里。这些近似疯狂的为公益奔波,真是不可思议。和我们吃住在一起,花钱花时间,为做公益而乐此不疲,用经济思维是解释不通的。壮汉沉静时像座山,是昆仑山。艾斯卡尔、我见过的一位高中教师、新华书店老板等等。他沉静,直率,友善。然而,他们在音乐响起,个个生龙活虎。昨晚我领了艾斯卡尔,玛丽亚欢乐舒展的舞姿。

    新疆二十二天公益行之四:笔会新疆维吾尔文书法家-在新疆喀什市公益活动的空档里,阿江介绍一位维吾尔族书法家与我见面并进行笔会。因我出生在内地太行山的缘故,没有到过新疆。更没有接触维吾尔文书法的机会,甚至不知道维吾尔文,只能从右往左橫向排列书写的常识。也想象不出维文书法用笔与汉字书法用笔有何不同。 我们一行由朋友引荐,驱车来到和田市一家超市二楼的私人书店,上了些年纪的维吾尔族老板热情接待了我们。寒喧之后,我环顾店里面积大概有一百来平米。三面靠墙的高大书柜内分层摆放着维吾尔文新书、旧册(收藏品),甚至柜顶也摆得满满当当。有一横排书柜将书店分隔成两大部分,里面摆一张大书案以供来客饮茶、聊天及笔会。说话间,书店年轻帅气的小掌柜早已捧出热茶款待大家。 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读者到来有些不解。联想到内地书店纷纷关门的今天,如果靠销售正常书籍是不会有什么盈利的。记得前年,增城文联主席巫国明曾经叹息后对我说,增城最后一家新华书店关门转行了。 说起书店,我来新疆曾去过两位开书店的朋友。除这间,另有一间,就是写《无人》诗集的帕思安开的书店。这位年轻诗人,才华横溢,与阿江是诗友加好友。阿江前几年,曾出资帮助帕思安出版过一本诗集,并且在乌鲁木齐市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甚至赞助其买房开书店。我同阿江曾经两次拜访其位于教育局对面临街的书店小坐。小伙子不善言谈。不大的书店里,维吾尔文书籍摆满了三面书架及正中偌大的书案上。面对维文书籍,我成了目不识丁的文盲。只好翻看一些有图片与插画杂志类刊物。 稍等片刻后,一位头戴维吾尔族特色四角花帽的维吾尔青年来到案前,他正是今天与我笔会的维吾尔族青年书法家,一个敦敦实实的汉子。 握手寒喧后,便将自带的书法羊毛毡,墨水,桑皮纸,一盒大大小小书法笔,一应俱全的摆放在案子上。 我迫不及待的看着斜靠在普通敞口塑料盒里的书法笔,显然有自制笔,其材料大概是竹子片或木质削成,又宽又扁的斜刃刻刀状。这使我想起河南老家做木工的二叔,在需要加工前的木板上,用绷线墨斗绷线时,左手托着墨斗,右手握着的那支自制木笔,正如维吾尔文书法笔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刃面顺笔杆方向平行切出几道齿槽,那是便于蓄墨。而眼前还有些大小不一的笔,显然是油画笔经过切去一角,留下一角改制而成的。利用手握笔杆,指、腕及臂来调整笔头的倾斜度,就出现了竖细横粗的笔迹来。大字笔就要用相应大点的排刷改制而成。 说话间,只见维吾尔书法家已铺好了报纸一张,选了一支木制笔,在盛墨的盘子里蘸了蘸,挪动灵巧手中笔,在报纸上写了起来。身手相移,臂肩同挥,腰腿协调,在全身缓缓挪动中,倾刻间,橫粗竖细,弯转处随弧线渐变,舒密有致,高低错落,长短结合,装饰性极強的书法作品,行云流水般跃然纸上。阿江赞赏的在我耳边说,真的好棒。因为,在乌鲁木齐他认识一些维吾尔文书家。对比之下,能说出此番评价来,阿江最有发言权。 乘兴,我挑了一支‘’斜刃笔‘’,试着写了一首唐诗,虽然没有惯用的园锥毛笔顺手,但是,一首诗毕,再停笔凝望作品时,那满张方折犀利,颇多出奇制胜的地方。一改我惯于‘’枯藤云雾‘’缠绵盘曲之态,突显气宇轩昂雄风威武之状了。店家甚是喜欢,要求签章收藏。现场几位朋友,也纷纷要求收藏我的书法作品,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连忙用自带毛笔,展开桑皮纸一一书写给包括维吾尔族书家在内的朋友们,每人一幅。 这时,有一位维吾尔籍访美学者在书店不期而遇,他也非常喜欢维吾尔文书法,并兴趣悠然在报纸上用维吾尔文书法写了一句,“我们首先是人”的语句,其寓意暗含。 然后,我们在书案前对酌品茗,学者将肘支在案边,手托下巴若有所思款款问我;书法家‘’心臟病‘’少于其他群体现象何也?真是抓纲举目之思维。 我说,有文章曾经公布说,中国历史上的书法家与高僧统计对比,寿命显然高些。因为,人的心臟是人体的发动机,发动机寿命长短即是人的寿命之长短,心强则寿长,反之也然。历代书法家与高僧长寿之比具体数字记不准确大概均87岁:85岁吧。我想究起原因,是书家为脑力加体力劳动,静中有动,动中求静吧。而高僧确不然,他们是入定、静心、內观,静中求静。两者有相同点,沉心静气。也有不同点,一动一静。道家有,人是小宇宙说,欲接大宇宙来获其信息能量场,只有在静心气沉中收到。吐纳中心臟得以调养。我是道听途说,不知对焉。学者笑应,并照像留念后,将其著作一册签名留念。 事隔一天,维吾尔青年书法家造访,给我带来了一支维吾尔文书法用的自来水笔,附带几页维吾尔文拚读及书法练习帖,让我非常感动。新疆人的好客,朴实,友善,睿智可见一斑。这种点点滴滴的感人事迹,在我新疆之行的二十多天里身边发生很多。 回到广州的第二天,我一觉醒来迫不及待的拿出‘’新疆笔‘’让儿子看,灌上墨水后,我试写一下,真的别有风味。 我计划用油画笔、大排刷,改制一套“维吾尔文书法斜刃笔”。民族文化艺术相融合从我做起。 (责任编辑:yalkun)
  
【字体: